相比母亲去世之前,我变得更加果决冷